2010井底之蛙看世界

關於部落格
  • 51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快樂是啥?

快樂是啥? 快樂如何學習?法國精神科醫師安德烈以法國大文豪普魯斯特「快樂對有益健康,卻不利於創造力」的言詞解釋為何任何稱職的法國知識份子會以為快樂就是自私這種想法,他認為我們不該在不快樂的世界強顏歡笑,光頭醫師喜歡援引挪威劇作家易卜生「在世界追求快樂僅僅不過是著迷於反叛精神」這句話,因為他相信問題根源在於快樂會驅散人們之間的差異。 安德烈醫師認為,假如社會過度強調「任何人都可以實現快樂」這件事,那同中求異的知識份子將只會批判與抵制力爭的普世快樂,他進一步表示,快樂需全力以赴以求理解、經歷與吸收,快樂教授主張「人性本憂」,研究生物學的心理學家同意這是不錯的演化動機,因為某種程度的擔憂可以讓我們對洪水猛獸等危險保持警戒之心,這就是為何人類可以適應集中負面思考的緣故。 以下文字來自米國樂活雜誌ODE三月份「快樂教授」這篇與安德列醫師的訪談: 問:為何社會在這幾年來如此強調快樂以及過著有感知的美好生活? 答:人類對快樂以及健康的興趣會同時浮現,現在的西方人不用擔心生存,他們對生活品質更有興趣,不過這裡引發一股長期的趨勢,快樂也是民主化的一部分,自從十八世紀以降,每個人都享有快樂權,米國憲法就提及快樂之追尋,快樂目前是消費性社會所強調的議題,快樂到處都有,這是毫無疑問的,因為自從宗教影響力式微之後,人類更敏銳地感知快樂意義的需求。 問:什麼是快樂不可或缺的元素? 答:食物與住所是不容置疑的條件,我以在非洲的所見所聞來區分貧窮與悲慘,我們仍可在貧窮-而非悲慘-的條件下體驗快樂的時光,但是這種感覺會持續降低,人類是群居動物,維繫與他人的關係是重要的,我們是自然之子,許多快樂時刻都在戶外經歷,所以在基督教的天堂再度與愛人、朋友、親戚在伊甸園相遇並不意外。 問:快樂有進展嗎?我們有比一百年前更快樂嗎? 答:社會科學運用指標衡量快樂已經超過三十年,全部的研究報告都顯示,人類的快樂水平是提升了,平均來說,米國人比歐洲人快樂,北歐人比南歐人快樂,西方人口正在老化,大多數老年人表示他們比以前更快樂,此外他們也比較懂得快樂,因為他們知道重點所在,這裡也有許多客觀理由,在西方世界當中,疾病、暴力與戰爭不再像以前那樣決定快樂的可能性。 我們當然需要藥物來對抗憂鬱,百憂解不會讓你快樂,但是它會讓你比較不那麼不快樂,這種藥降低負面的想法,以致於讓人有更多的空間體驗快樂,我看見父母因為接受藥物治療而減少心靈的折磨,現在,身為成年人,我們必須更努力追求快樂,我不排除在二十年之內會有新的血清素藥劑接管快樂的追求,那就是名符其實的「快樂丸」,我看到這麼多人被身心苦痛吞噬、消滅,酗酒、藥物、家暴統計數據在當今的社會是如此高,太多問題,太多不快樂,假如快樂丸可以讓這一切改變,我不會馬上反對。 問:樂觀主義如何在此扮演角色? 答:樂觀是快樂的元素,與快樂不同,有快樂的悲觀主義者,也有不快樂的樂觀主義者,樂觀是可以預期的,它就潛藏在大腦某處,我是自發性的悲觀主義者,假如你問我未來非洲會持續發生啥事,我會說是飢荒、暴力與悲慘,但是假如我全神貫注,我會思忖「百年前發生於歐洲的類似事件會是啥?戰爭?失業?疾病與貧窮?如今這裡已經改變,但是為何改變不是發生在非洲呢?」 樂觀賜予我們追求快樂的力量,當僅得到一丁點快樂時,妳會理解保持樂觀心情比煩惱還要值得,最後,保持樂觀是自我投資,儘管仍有絕望之情,義大利作家普利摩.李維卻還是在集中營中活了下來,因為他相信生命,看見生命中積極的事物,並且堅持下去。 問:快樂的意圖是? 快樂沒有意圖,只要你快樂,快樂就會以更有趣的人生回報,我們不為快樂而活,但是生命卻因快樂的存在而變得可能、美麗與豐富,覺得快樂時,我們不會想到明天,我們享受當下,這是僅知明天會有更多苦難才可以做到的,快樂只有在對抗死亡的背景之下才有可能存在,只有我們人類知道自己何時會消逝,而且這本身就是追求快樂的好理由。 妳也可以說:「生命的目的是啥?」每個人必須為自己決定,但是我要再度強調,人生意義與快樂並不同,抵抗納粹的大英雄賦予生命許多重大的意義,但是那並不表示他是快樂的人,譯述十八世紀法國文學家狄德羅的話:「快樂是希望可以永遠存在的幸福狀態。」 引用:wallace高濕美地布洛格 樂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